与李修平的激情

    与李修平的激情我脱去身上的衣服,露出一身精壮的身材,李修平俏脸一红,啐道∶“坏工具,灯也不关就脱衣服了!”

    我蓄意要彻底击垮李修平的端庄和矜持,所以我坐在床上对她说道∶“修平姐,来看看我的小弟弟呀!”听了我的话,李修平的心跳得很厉害,坐在那里没动,因为她从未如此过。

    我看着她玉颊泛起的红晕,说道∶“修平,你要真正享受到爱的乐趣就必需如此,来吧,不要害羞!”

    李修平红晕未消,益发娇艳欲滴,她慢慢的移过来,听话的看着那令人害怕的狰狞ròu棒。

    我看着她诱人的神态,我拉着她的手慢慢的放在我的腿间。李修平心跳得更厉害了,红晕【首发ss52ss】蔓延至耳朵和玉颈,把头扭开,不肯去看。

    我拉着她的手在我腿间上下套弄,她的手无力全凭我的引导。但受到热力的刺激,李修平忍不住瞥了一眼,呻吟一声∶“好烫!”

    我心中得意,握她的手加大了力度,李修平早耳根都红透了,伸手按着我的手,不让我弄下去,大嗔道∶“承飞,我不行了┅┅”我轻轻推开她的玉手∶“我知道你从未享受过真正的性爱乐趣,所以我这样做,才能使你真正得到登峰造极的乐趣!”

    话出口便後悔,如果她问为何知道她从未享受过性爱乐趣我该如何回答?好在李修平一对俏目再离不开我那诱人的大ròu棒,多年压制着的情火熔岩般爆发开来。

    她娇嗔道∶“我的表情就那麽像未享受过高涨的吗?”我的手由她香肩滑下,在她挺秀的胸部大举勾当,指尖掌心处处,传入一阵一阵的异性热力,刺激得她不住哆嗦喘急。

    李修平“阿”一声叫了起来,抬起头来,瞧往我,秀目充满欲火,已到了不克自持的地步。我对上她的红唇,享受着充满了情意的热吻,然後说道∶“我的小弟弟雄伟吗?”

    李修平笑道∶“我想它必然能给我带来乐趣的。”我的一对大手探进了她的衣服里,在她胸前双乳一阵捏搓。然後对娇喘不已的李修平微笑道∶“你的咪咪好柔软。”

    李修平似嗔似喜地白了我一眼∶“好了没有?”“好了!”得到了修平姐的允许,我飞快地脱去了她身上的衣服。

    斑斓、成熟、圣洁的身体呈現在我的面前,我几乎无法呼吸了,因为那强烈的心跳使我几乎要缺氧梗塞!

    几根散乱的秀发搭在额头上,端庄的脸蛋上飞着红霞,挺秀的胸部上一对圆实的深色rǔ头闪动着诱人的哆嗦,扁平的细腰丝毫看不出生育过的陈迹,小腹下富强的乌黑阴毛在灯光下泛着成熟的光泽,修长的大腿充满弹性,浑圆柔软的屁股洁白如玉。

    她哪里是李修平?她的确是天上的仙女,如此的完美无暇!成熟的李修平浑身的肌肤泛着如白玉陶瓷般、少女无法对比的光泽,令我感应耀眼!我如野兽般繁重的呼吸,一下子扑到李修平的身上,李修平“咯咯”娇笑不已。

    此时已无需调情,因我已无法忍受了,需进入那斑斓温暖的ròu洞中才能稍息我心中的熊熊欲火。

    双手分隔李修平的双腿,guī头触到那泊泊溪流的玉洞,屁股一挺便整根进入,李修平轻呼一声∶“阿!”似不能承受我的粗棒也似快乐的呻吟。我已无暇顾及她的感应感染,进入了迷人的ròu洞之中便

    疯狂的野兽行为,此时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冲刺!冲刺!再冲刺!!直至shè精!!

    李修平在我身下承受着从未受过的敦促,腿间传来的极度强力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口中发出“阿!阿!”

    的快乐的呼叫!双手如疯了般在我头发上乱扯,在我虎背、肩上乱抓,那一向整齐的头发現在乱不已┅┅我喘着粗气赞道∶“修平,你好棒!你的yīn道好紧窄,一点也不像生过孩子的!”

    李修平半闭美眸娇喘道∶“说罢,你尽管说些轻薄话来调戏我吧!”她没有再骂我了。我双手都无法去摸我想摸的咪咪,因为我的疯狂抽插,双手须抱住李修平广大的臀部不变位置。

    李修平的双腿曲起,脚掌不停的在床单上蹭来蹭去,仿佛心中有力无处发一样┅┅她从未想过男人会如此强劲有力,那次次顶到小腹深处的感受使她不能控制本身胯间的收缩与哆嗦。

    “好美呀!”她在心中高声叫道,那玉洞中不停地流出滑腻的透明粘液来,被强烈的摩擦磨成了白色的小泡泡┅┅我的双手紧紧箍着她滑不留手的玉臀,十指几乎陷入股缝中。

    经过十几分钟的狂野,我在极度快乐中如火山喷发般喷出了快乐的源泉!那灼热的火山岩浆射到李修平敏感的肉壁上,烫得端庄的她浑身轻抖不已,洪水破堤而出,达到了她有生以来第一回高涨!┅┅

    我满足地躺下,李修平顿时粘了上来。伏在我胸前,气喘。经过刚才剧烈的运动,我俩都浑身是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我缓缓抚摸着李修光滑腻的後背,安抚她感动的表情。

    良久,我仿佛感应胸前湿了,垂头一看,李修平两行清泪无言的流下,我慌了∶“李姐,怎麽了?怎麽哭了?是我做错了什麽吗?”李修平摇摇头,轻声道∶“不是,我是喜极而泣,我太高兴了,我从未如此好过!”

    我放下心∶“我也是,我爱你,修平!”“我那麽老了,不值得你爱!”“你哪里老了,看起来最多二十七、八的样子。再说爱情是不分春秋的!”

    我仓猝表白心意。“可我结过婚,而且又有小孩,而且又是公家人物,如果我和你好,那影响可就大了。”

    李修平考虑问题要全面长远一些。“那┅┅我和你私底下继续交往,如何?”我是不想放弃如此斑斓成熟的播音员。“我也是这麽想到,我想我再也离不开你了,可是这样会不会委屈你?”

    李修平担忧的说。“不会,能和你继续交往,我就称心对劲了,不求名份。”我欢喜的说。“怎麽这些话仿佛都是女人说的?”李修平看着我,相视而笑。

    “刚才快乐吗?”我问道。李修平沉默了一会,柔声道∶“说诚恳话,我从未体验过刚才那种强烈的快感和最後那种令人好爽得仿佛飘上天的云里雾里的感受。”

    “这就是高涨,你从未体验过?”我问道。“从来没有测验考试过,刚才我的确不知道本身身处何芳,脑子里一团浆糊,但又感应全身麻得无力动弹,想推开你那作恶的工具,偏偏快感又不断的从那里传来,只想┅┅只想┅┅唔,不说了!”

    李修平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将脸贴在我胸上。我听得好奇,问道∶“到底是什麽吗?不要只说一半嘛!”

    “我不说。”此时的李修平仿佛一个少女似的。我将手探入下芳,抚弄着她丛毛中的yīn蒂,弄得李修平在我怀中乱动。“说不说?不说再弄!”我威胁道。

    “不要!好啦!我说了,你可不许再弄!”李修平抵不过我的强大攻势,向我投降,将嘴凑到我耳边悄声说道∶“当时┅┅当时┅┅我、我想拉尿!”

    说完飞快的起身脱离我的魔爪,跑进浴室“砰”的一声将门反锁,然後传出水声。

    我愣了一会才大白,听到亿万人民面前端庄的出新闻播音员李修平向我说出这个词的时候,我心儿噗噗狂跳,那话儿如着魔般又慢慢昂起头来!我下床走到浴室门口敲门道∶“平,开门。”

    “干嘛?”李修平的声音从里响起。“我也想洗!”我厚颜说道。“等我洗完了,你再洗!”“我想和你一起洗。”我说出心中所想,猜想她必然会欣然接受。

    但没想到,“我不惯和别人洗,你等等吧!”

    她拒绝了,然後她在浴室中唱起了歌。李修平的声音甜美清脆,唱歌着实好听,不过传到我耳中变成了她叫春诱惑我的呻吟了!阿!我不能忍受了!

    这锁难不到我,我将我那多功能的皮带里藏的铁丝拿出来,几下便弄开了门锁,冲了进去。李修平见我冲进来,忙推我∶“出去,出去!”

    我哪里肯依,忙把她的小嘴对着,把这湿漉漉的美女拥个结实。李修平起始时还不断挣扎,但瞬即在我的热吻下溶解下来,还搂紧了我。我待她的情绪由抵挡变成接受後,才放开了她的樱唇道∶“平,以後你要习惯和我一起洗。”

    李修平看着我,嘴角挂着一丝微笑道∶“你这麽霸道,想不习惯都不行。”我看着她湿漉漉冰肌玉骨般光滑胴体,不禁心旌摇荡,尤其她说话呼吸间,双峰动荡有致,道∶“你会发現和我一起洗的乐趣的。”

    我拿起浴巾便要为她洗澡,李修平双手按在我的身上,任由我在她玉体上拭擦。李修平感应那手似有魔力,所到之处均能引起内心一阵纷扰,小腹内一阵阵的燥热,传遍全身。

    我将李修平搂进怀中,嗅着她的发香,腿胯间那话儿李修平正紧靠着我,哪会感受不到?“阿”的一声满脸火红,思想混乱,香唇再给我啜着,还熟练地逗弄她的香舌。

    我把娇柔乏力的李修平转了过来,让她撑在墙上。李修平丰满的隆臀刚好靠贴着我隆起的最敏感地芳,个中感应妙况,能想知,我的一对手立刻在她的身体上下勾当起来。李修平感应屁股後一个棒儿热乎乎的不住顶着,立刻呼吸急促,血液冲上脸都,头脸滚热起来。

    我大叹李修平成熟,她身上被水淋湿更为滑腻,探手下去,到了她温暖清腻的大腿,触手处结实丰满,更不能停下手来。李修平收到爱抚,屁股微微的在向我耸动,像是但愿我那热棒与她做更紧密的接触。

    她如此在我怀里揉贴蠕动,我哪还忍得住,一对手又由她的小腹进军至胸脯处。李修平细眼如丝,小嘴发出使人心摇魄荡的呻吟,任我轻薄┅┅我用手探入李修平的腿间,入手之处油腻湿滑,便在她耳边笑道∶“修平,又有水了!”

    李修平羞道∶“哪有┅┅那是水而已!”我哈哈一笑∶“对呀,是水嘛。”李修平回头争辩道∶“不是那种水,你知道我说的是热水!”“是热水呀!还粘粘的呢!”

    我边用手指边说着。李修平摇头不依,想要回身抱住我,我不让,问道∶“试过从後做爱的滋味没有?”

    李修平用战抖的声音道∶“没有,你想这样吗?”“既然你没有试过,那今天尝尝!”我笑道。我搂着李修平扁平的腰,让她把屁股再稍微翘起一点,大手按在她广大的臀部上揉弄。李修平的屁股广大,虽不像一些少女似的翘起,但却非常浑圆柔软,手感极好。

    两瓣屁股中是灰色的肛门,肛门現在紧紧的闭着,周围有一圈细细的肛毛,被水淋湿乖乖的贴在肛门周围。

    李修平的肛门好性感,我用手在上面轻轻揉了一揉,李修平顿时浑身轻抖,那肛门的皱纹也顿时更紧了一些,仿佛非常害羞,不欢迎我的样子。

    修平小声叫道∶“承飞,你在干吗?”我笑道∶“我在彻底的了解你呀!”“你┅┅你是不是弄错了地芳?”李修平小声羞问。“这里是肛门吧?难道不是吗?”我装糊涂,但明显感应yīn茎又硬了一些。“┅┅是┅┅但你弄那里干吗?不要弄了!求求你,我羞死了!”

    李修平求道。我也不想第一回就让李修平难过,於是用手向前摸了摸她那两片肥厚的大yīn唇,好软好滑!摸了一会,那yín水如溪流不断流下,弄得李修平本身的腿间粘乎乎的。而李修平也仿佛不能承受这个姿势,想要改变!

    我忙站起来,将挺硬的yīn茎从後对准湿湿的肛门便顶。李修平的肛门很紧,我那硕大的guī头被拒之门外,同时李修平叫道∶“弄错了,弄错了,承飞┅┅不是那里!”我暗笑一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心急了!”於是从头对准李修平那红红的潮湿洞口,一顶,guī头及前半部份进去了!

章节目录

明星h版系列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辣文合集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明星艳史系列1—30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星艳史系列1—300并收藏明星h版系列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