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回 恩威并用
    大奇想,毕竟眼前这张令很多领导朝思暮想多日,服侍过很多达官贵人的高贵小嘴,今天就要在他的身上上展示她的淫荡、妖艳和技巧,想到这里他的心都醉了。

    “兰奴,告诉你,如果我想害你很简单。这里的许多东西都可以致你于死地,何况你现在又落入了我的手中,只要你的被揭穿,什么校长、党委书记、副校长、副书记,以及你所有的情人都不仅不会救你,还会像躲避瘟疫一样避开你,关键还是看你自己。不过……不知你愿不愿意真心听爷,也就是主人我的话了?”

    大奇卖个关子闭上了口,马春兰一听此言,知道有了转机,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神情有了变化。只见她转悲为喜,粉脸上堆满媚笑,一双白嫩的小手试探性地在他的大腿上和叁角地带轻柔地抚摩着,抛着媚眼拉长声说:“爷——主人——,我听您的,小淫妇听您的,您说该怎麽办?兰奴听爷的就是!”

    唉,这些看似高傲的女人,其实心灵似乎比一般女性更脆弱、更经不起威逼利诱——很快地从贵妇淑女而堕落成荡妇,女人毕竟是女人!

    “这样吧,我也两不想太难为你,本来我身边就不缺女人,但你这小实在有些特别,又自己撞上爷我的枪口,我当然不能放过。你只要依了爷,爷会放过你,并为你遮羞。”大奇爽快地说。

    马春兰一听,连忙问:“是什么呢?”

    大奇不紧不急地说:“第一条,你做我的xing奴,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你只能做我一个人专用的女人,以后你就是我的xing奴淫具,任我玩弄糟蹋,让我尝够你这小的淫情骚味,要随叫随到!听清楚了没?”

    马春兰说道:“这条我答应倒是可以答应,但口说无凭,爷看……”

    大奇心想:看来眼前这个小是想让自己先毁掉相关证据。我童大奇没那么白痴,证据不仅不能毁,我还要彻彻底底地控制你,让你这辈子在韩梦和晓瑛面前都低声下气的!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但你可以凭感觉去判断。如果你不相信我就算了。”大奇假作生气的样子站起来。

    马春兰连忙将他推坐下来,小嘴隔着西裤吻着他的胯部隆起处,献媚地说:“兰奴依爷就是,当您的xing奴淫具,豁出这残花败柳的身子任爷玩弄,任爷糟蹋。”

    其实,大奇也就言语上占点马春兰这美妇人的便宜而已。他天生就不爱虐待女人。现在,看到马春兰这么听话,他反而有点喜欢她了。他感觉自己很有成就感,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让这么美艳、这么骚贱、这么势利的女人一下子就成为专供自己玩弄的淫具。与对待自己现在所有的女人不同,对待眼前的马春兰,他心里感到除了快感,还有痛快感——为韩梦、晓瑛“报仇”的痛快感!

    “好”,大奇取出一粒红丸,就是“钱通神”给她的,专门控制女人的药物。他令她张开嘴吞下,马春兰别无选择,温顺地咽下。

    “爷给的是什么东西?”马春兰问道。

    “让你这小思春的东西,让你干什么都别多问!记住,你是xing奴,地位最低贱的xing奴,一般情况下不要问这问那的,爷听了很烦!”马春兰乖巧地闭上了小嘴,点头低声道:“奴知道了。

    大奇说道:“我最后提醒你,要是你敢对别的男人动心思,你就有无数的罪要受。”

    马春兰立刻说道:“爷,兰奴对天起誓,从今往后,奴只是爷您一个人的女人。奴只允许爷一个人玩弄,一个人糟蹋,让别的男人都见鬼去吧!”

    大奇说道:“实话告诉你吧,现在由不得你不听话了。你几天后就会明白的!”大奇明白给马春兰吃下的药物可以绝对地从和身心控制住她。除非他将解药给她,否则她将痛不欲生。这可是“钱通神”去中国的某少数民族那得来的秘方——专门控制女人,但又不伤害她们身体的方子。

    马春兰渐渐地感到身体发热起来,不一会儿,她便脸带桃花、春心萌动,已经上道了,药物起作用了。大奇知道此时大局已定,再无闪失,于是让她隔裤舔玩卖弄舌技。他说道:“我这一关你算是过了,但是我的女人们未必肯原谅你。兰奴,看看你背后是谁?”马春兰停下动作,回过头去,立刻吃了一惊,说道:“晓瑛,韩梦,怎……怎么是你们俩?”

    晓瑛走过来,说道:“春兰,你害得我好苦。今天,是我的主人替我出气的时候,你想不到会有今天吧?你和孙长发合谋陷害我,让我做他的xing奴,你这个坏女人!”

    韩梦也呵呵笑道:“你以为和校长搭上,就没人敢动你?哈哈,你还让孙长发逼晓瑛陷害我,你说你这人是不是犯贱啊?”

    马春兰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

    大奇说道:“兰奴,还不快向他们谢罪!”

    马春兰一听,立刻应道:“是,爷,兰奴这就去!”她马上起身走到晓瑛和韩梦的面前鞠躬道:“我对不起你们……”大奇打断她,说道:“跪着说,一点诚意都没有!”马春兰立刻双膝一弯,跪在韩梦和晓瑛的面前说道:“晓瑛、韩梦,兰奴罪该万死,罪该万死!求你们原谅我!”

    韩梦说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也忍心加害我。是不是看我和我老公离婚了,没后台了,你就想踩踩我啊?我可告诉你,我是为了大奇,也就是你现在的主人才和我那死鬼离婚的。因为大奇是真正爱我的,而我是心甘情愿做他的女人的。你敢打他的女人的主意,你说你是不是找死啊?”

    马春兰听后只能极为被动地说:“韩老师,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大奇说道:“梦儿、瑛儿,你们过来。”韩梦和晓瑛大摇大摆地走到大奇面前,分坐在他的左右两边。大奇将他们左拥右抱,和她们亲嘴。

    马春兰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天啊,眼前的学生怎么这么嚣张啊,我校的两大美女老师居然那么听他的话?

    其实,马春兰想错了。不是两大美女老师,而是三大美女老师都得听他童大奇的。还有一个就是她马春兰自己啊!当然,大奇和晓瑛、韩梦是有感情的,和她马春兰则纯粹是上的接触,没有任何一丝的感情。如果说有感情,就是报复的感情。大奇替韩梦、晓瑛狠狠报复一下马春兰。

    大奇说道:“瑛儿、梦儿,满意不?”两位美女频频点头,说道:“老公,谢谢你帮我们出这口恶气!”大奇说道:“我是你们的老公,这孙长发要动你们,我能不管吗?我还有让你们更满意的。”

    韩梦主动亲大奇一口,说道:“冤家,我已经很满意了,你还有什么让我们更满意的啊?”

    晓瑛也轻声道:“是啊,主人,我们已经相当满意了。”

    大奇微笑着摇摇头,说道:“兰奴,过来!”马春兰一听就要起身准备走到大奇的跟前,不料,大奇却说道:“就这样跪着爬过来!”马春兰一听,虽然感到无比的羞耻,但她还是勉强笑笑一步一步地爬到大奇、韩梦和晓瑛的跟前。她主动地伸出双手轻轻抚着大奇的胯部隆起处,说道:“爷,接下来要兰奴怎么做,您尽管指示?”

    大奇说道:“你记着,以后见了韩梦和晓瑛,还有我,必须下跪。因为你罪孽深重。当然,为了顾及你的脸面,有别人时,你可以不跪。没有别人,就只有我们几个时,你必须跪着和我们请安问好,知道不?”

    马春兰面露难色,说道:“爷,您让兰奴怎么跪都行……兰奴就是您一个人专用的淫具,你要兰奴怎么样都行。可是,您还要我跪她们……”很显然,马春兰心里不服晓瑛和韩梦。因为长期以来,她仗着几任校长给她撑腰,对全校的老师都指指点点。有不少老教授都要让她马春兰三分,她从不把韩梦、晓瑛放眼中。可大奇现在居然要她见了她们也要行下跪礼,这可是她难以接受的事情。

    大奇说道:“还要我重复第二遍吗?”此时,马春兰体内的药物逐渐显现作用了,她迫切需要大奇将她“就地正法”。这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她听命于大奇的顺从感。

    马春兰轻轻点点头,说道:“是,主人,兰奴一切照您吩咐的做。”

    大奇指出:“就算我不在,只要她们任何一个,或两个人和你单独相处时,你也必须先行下跪礼。在没有得到她们的点头前,你是不可以起身的,听懂了我的意思没?”

    马春兰含泪点头,说道:“知道了,爷!”

    大奇对韩梦、晓瑛说道:“她要是不听你们的话,就告诉我,我会整死她这个贱人的!”

    韩梦和晓瑛开心地说道:“好的,好的,这太好了。让学校的‘二首长’给我们行下跪礼!”晓瑛说道:“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谢谢你,主人。”

    大奇说道:“什么‘二首长’,她现在是我们三个的奴隶。以后,你们俩直接叫她兰奴。兰奴,你听清楚了,你的主人有三个。除了爷我,就是韩梦和晓瑛,她们可以命令你做任何的事情。我不在,你就听她们的,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马春兰点头不已,说道:“是,爷,兰奴知道了。晓瑛老师、韩老师,以后,你们要多多关照我,不要为难我啊!”

    晓瑛说道:“你只要乖乖听话,我不会为难你的。韩老师,你说呢?”

    韩梦呵呵笑道:“我也一样,见了我放尊重点,我也一切ok!否则,我韩梦是不会放过你的。兰奴,你听着,我韩梦要你完蛋,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让你死得比孙长发还惨,听到了没?”

    马春兰立刻说道:“韩老师,我知道了,兰奴知道了!”

    大奇说道:“知道就好。梦儿、瑛儿,我们现在就让她好好做把xing奴,好不好啊?”

    晓瑛微笑着点点头,说道:“一切你看着办吧,总之,你对她狠,我不会心疼。

    韩梦说道:“冤家,尽管亮招,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要我们怎么配合你都行!”

    大奇点点头抬起脚,将一只脚的脚趾伸到马春兰的嘴边,说道:“兰奴,张嘴!”马春兰以前这样伺候过孙长发,她很知趣地轻启朱唇,满脸羞红地逐个逐个含啜起大奇的脚趾来。她含完一只脚,又替大奇含另一只脚。韩梦在一旁指挥马春兰,让她将大奇的一整个脚底都吻过去,两只脚都如此。马春兰照做不误。

    看着平日里高傲不可一世的校长秘书、美艳尤物、每个领导都想骑的女人以如此低贱的方式伺候自己,大奇深感快感。他一时兴起,一把搂过左手边坐的韩梦,亲吻几下后,将嘴巴凑近她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韩梦一听,立刻俏脸羞红。她对大奇瞟了个白眼,笑道:“大色狼,整天让姐姐做这事,你就不怕姐姐将你给咬下来?你怎么就那么喜欢让女人替你做这龌龊事?”大奇微微一笑,韩梦理了理自己的秀发,先用手将大奇的裤头皮带松开,拉链往下“嗖”地一声拉开……韩梦伏身将羞红的玉首凑近大奇的胯部,媚笑着用小嘴温柔地取悦起大奇来。接着,大奇一把搂过右手边的晓瑛,和她狂吻起来。

    大奇同时享用三个女人,三个美丽的女人:班主任韩梦,健美操老师晓瑛,和校长秘书马春兰。如果说,孙长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同时得到这三个女人的话,那大奇则替他消除了这个遗憾。因为他正在享用这三个女人。

    慢慢地,晓瑛接过韩梦的活,而韩梦接过晓瑛的活,马春兰则轻吻着大奇的双腿。终于,马春兰跪在大奇面前,款款伏动着玉首,大奇开始享用起她的小嘴来。

    大奇看着眼前马春兰对自己无比顺从的眼神和妩媚动人的表情,感受着她温暖、乖巧、性感的小嘴,说道:“兰奴,做得不错嘛!”马春兰微微一笑,更加快速地伏动着。韩梦笑道:“天生就是做xing奴的料,做得当然不差了。”晓瑛也说道:“哪个领导她没有伺候过啊?当然熟练了!”

    大奇说道:“以后不要再提兰奴伺候过领导的事。因为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她的领导,而且是她唯一的领导。她以后只能伺候我了!”韩梦和晓瑛点头答应。马春兰兴奋地伏动着玉首,鼻间不断地发出闷哼声来。终于,大奇释放出了第一次激情,闭着眼睛享受着酣畅淋漓的快感。随后,大奇轻轻说了声:“兰奴,知道该怎么做吧?”马春兰瞪大眼睛,嘟着红唇点点头,将头一仰,喉结一动,将嘴内之物通通纳入腹中。

    马春兰以为今天对大奇的伺候算是结束了,但她弯弯没有想到,大奇居然说道:“兰奴,先站起来,将你身上的衣物全都给爷脱了,让爷看看一丝不挂的你!”由于是头一次和马春兰风流,大奇决定好好品尝品尝这个女人。

    马春兰应道:“好的,爷!”于是,她站起身来,当着大奇、韩梦和晓瑛的面慢条斯理地脱起自己的衣物来。大奇对韩梦和晓瑛轻轻说了几句,二女微微一笑,均理理秀发,同时将玉首凑近大奇的胯部,用她们的小嘴配合着取悦起他来。他则仔细地打量着赤身的马春兰。看着拥有俊俏脸蛋、雪白肌肤、美好身段的校长女秘马春兰,大奇丝毫没有罪恶感,他觉得他应该将马春兰这种女人收用成自己的xing奴。

    马春兰则一脸媚笑地度着猫步走近他的身边,她打心眼里佩服眼前的男人,因为他在两大美女老师的伺候下,又雄风再起。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以前伺候的领导都是一战便鸣金收兵。

    再说了,她知道自己根本跳不出眼前男人的手掌心。因此,她决定好好地当好她的xing奴绝色,取悦好眼前的男人,这样,日子会好过得多。

    她娇滴滴地说道:“爷,兰奴已经按您的吩咐脱好了,请您指示让兰奴怎么做?”

    大奇示意韩梦和晓瑛停下口中的动作,对她们说道:“今天是我收春兰为奴的第一天,我的重点在她身上,你们别吃醋啊!”

    韩梦笑道:“哪会啊?我今天太开心了。”她将嘴巴凑近大奇的耳朵轻声道:“冤家,好好整那贱人,让她知道你的厉害!”晓瑛也微笑道:“主人,她这种贱人就应该来服侍你。主人好好享受!”说完,两人都坐到一旁去了。大奇拍拍自己的大腿说道:“兰奴,背对我,坐上来!”马春兰细声道:“好的,爷,奴这就坐上来!”说罢,她便转过身,将一个雪白颀长的后背对着大奇,微微翘着肉臀慢慢“坐”在了大奇身上。一“坐”上,春兰就娇呼不已起来,她轻声颤道:“爷……爷,到奴……奴的心里去了……”

    童大奇满心欢喜地将手穿过春兰的胳肢窝,握住她的酥胸。他感到自己进入了到一个非常温暖的地方,他轻轻地说道:“兰奴,动起来。”春兰一听立刻应道:“是,爷!”于是她便轻轻地起伏着自己的娇躯。春兰闭着眼睛,才刚回首,就被大奇给吻住了。

    “嗯……嗯……”春兰闷哼起来,因为她的嘴唇被大奇给封住了,而某些敏感之极的地方,却被他轻轻地“攻击”着。猛然,大奇一松嘴,但加大臀部的挺送力度。马春兰立刻高一声、低一声地拉长声音娇呼起来。

    大奇一边加大紧握妇人酥胸的双手力度,一边问她:“怎么样,兰奴?感觉如何?爷弄得你舒服不?”马春兰断断续续地应道:“爷……爷,奴……要……要死哦……”

    一旁观战的韩梦和晓瑛开始用戏谑的口吻对起话来。

    韩梦:“瑛儿啊,你瞧冤家多厉害,那小淫妇今儿个是死定了。”

    晓瑛:“我看她是爽透了,主人对她太好了。”

    韩梦:“没事,以后,她见到我们就得行下跪礼,我一想就开心。”

    晓瑛:“我被她压了这么久,总算出了口鸟气!”

    突然,春兰轻声求饶起来。只见她被大奇摆成马伏状,而大奇在轻轻“刺探”她的菊花……大奇低声下令:“兰奴,抬高一点!”说完,他还轻轻在她雪臀上拍了一巴掌。春兰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反抗,乾脆豁出去了,将只肥美的臀部尽量抬高,大奇则尽情地“宰割”起她的菊花来……的、高傲的、领导尽可夫的校长女秘马春兰一次又一次被大奇送上的巅峰,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大奇满头大汗地大力整着,他一边整一边骂道:“你这个贱女人、骚逼、烂货……”

    今天,他特别开心,因为他为自己喜欢的韩梦和晓瑛出了口恶气,狠狠地出了口恶气!终于,他选择马春兰的菊花来结束这场惊心动魄的“宰割之旅”。马春兰满头大汗,几乎要昏死过去,连求饶的语气都说不出来了。当然,她也觉得自己飘飘欲仙,如登仙境。

    完事后,马春兰歇息了一会,但马上就遵从大奇的指示用唇舌替他清理起来,大奇抚着她的秀发,说道:“现在,老老实实交代,你这些年是怎么勾搭这些领导的。我很感兴趣!”他对韩梦和晓瑛招招手,她们坐在了大奇的身边,而马春兰却依旧跪着。

    马春兰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她这些年是如何勾引领导的,以及领导们是怎么痴迷她的身子的。她最后说道:“爷,新来的王校长看来是一定要将我弄上手的。我提前和爷说,向您请示怎么办?要不我辞职算了,就安安心心在爷的身边,做您的小淫妇、小和小xing奴。”

    大奇心想:其实将春兰这只惹火尤物弄上手是有利有弊,利是不用多说了,弊端却是必须面对王校长的挑战,我毕竟和他争女人啊!干脆让她辞职算了,我可不想再和正厅级干部作对。整倒孙长发就让我破费了近200万,太贵了,人民币不好赚啊!

    大奇点点头,说道:“好吧,你就不要再做你的校长秘书了。放心,我养得起你。你这个人总是害人,不让你在领导身边,对大家都有好处。暂时在我身边做我们三个的丫头,我好好管教你一段时间。”他转而对韩梦说道:“梦儿,就让兰奴先和你住一块。你好好管教她,放心,她吃下了我给她配的药物,她不敢拿你怎么样,除非她不想活!”韩梦说道:“好吧,我就替你管管她。”马春兰说道:“谢谢爷,谢谢韩老师!”大奇继续说道:“兰奴,好好听韩梦的话,乖乖做她家的保姆,我不会亏待你的。当然,你的工作辞掉有点可惜,毕竟是个校长秘书,事业单位啊……”

    马春兰立刻轻声道:“爷,不可惜的。房子我已经分到了,产权证都拿在手上了。另外孙长发还给了我上百万的存款。在单位也就剩那点死工资,不要也罢!”

    其实,马春兰有她的考虑,她心想:韩梦和晓瑛自愿和大奇这么好,相比这个男人做人不错;他能轻而易举地整垮孙长发这个正厅级干部,一定是有钱优势的主。算了,自己干脆就做他的xing奴好了,该过过几年清闲的日子了。这些年,我马春兰伺候那么多领导,也累了。现在眼前的男人要自己做他的xing奴,而王志强是肯定要想办法弄上自己的。要是我跟王志强好上,那眼前的男人肯定不会放过我。干脆辞职,这样,王志强就“粘”不上我!

    大奇听后点点头,说道:“好吧,你马上给我搬到韩梦那住去,明天就去递交辞职报告。我会抽空来好好调教调教你这个xing奴,穿起衣服来,我们几个先吃饭去。我肚子饿了。”

    今天为了整弄马春兰,大奇忘了吃饭,所以他感到有点肚子饿了。这是在“三羊开泰”大酒店,他直接让佳然的弟弟帮他弄间小包厢吃饭。

    大奇和滨海传媒最漂亮的三个女老师一起吃饭。马春兰很自觉地替他们三人倒酒夹菜,她清楚自己不能得罪眼前三人中的任何一人。或许是大奇刚才和她交合让她体验到什么叫真正的男人,她居然莫名奇妙地喜欢上他来。大奇说道:“兰奴,你也坐下吃饭吧,别站着。”没有大奇这句话,她不敢坐,只是傻傻地站在旁边看着。

    马春兰一听,开心地说道:“谢谢爷,奴这就坐下。”

    也不知为什么,大奇在替韩梦、晓瑛夹过菜后,居然也替马春兰夹起菜来。这让马春兰受宠若惊,她甚至心里有点感动:嗨,以为你是个大魔头,原来,你这人对女人挺不错的啊!马春兰觉得,难怪晓瑛和韩梦会这么死心塌地地跟着大奇,一切都是因为他确实是个对女人不错的男人。

    大伙吃着饭,大奇说道:“梦儿、瑛儿啊,你们以后也是兰奴的主人了。以前她是做过不少错事。但只要她痛改前非,那你们还是原谅她吧,让她好好的服侍你们,给她一个赎罪的机会。”

    马春兰立刻举杯,说道:“韩老师、晓瑛老师,兰奴敬你们一杯,请你们一定大人不记小人过!放心,我会好好地伺候好你们的。我是秘书出身,天生就是伺候人的命,现在我非常乐意地伺候爷、伺候你们!”

    韩梦说道:“我会‘听你言,观你行’。只要你确实用心悔改,我韩梦不会为难你。甚至,我们还可以成为好姐妹啊!”韩梦了解大奇,他最怕女人之间有矛盾。为了不让大奇有烦恼,她决定原谅马春兰,因为她毕竟是自己最喜欢的男人——大奇的女人。

    晓瑛说道:“春兰,我本来是恨你的!但看在我家主人的面子上,我也就原谅你了。但是,你必须好好对待我主人,否则,我一辈子都不原谅你!”

    大奇心想:这两个美女老师真是体贴啊!自己真是爱死她们两个了。韩梦,我爱煞你;晓瑛,我爱死你!

    马春兰说道:“晓瑛啊,你干脆搬到韩老师家住好了。我知道你有一个瘫痪的母亲,让我们几个住一块。你们平时去上课,让我来照顾她老人家好了。”

    大奇笑道:“嗯,不错,不错!兰奴,亏你想得出来啊。韩梦,你介意晓瑛母女搬到你那住吗?”

    韩梦说道:“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家有老,是块宝啊!晓瑛,你干脆和你妈搬到我那住,就让兰奴照顾好你母亲。给她个赎罪的机会。”

    晓瑛看着大奇,嘴里念道:“这……这……这多不好意思啊。”

    大奇说道:“你已经转正了,学校迟早要给你房子的。你现在的临时宿舍住了也没意思。你和你妈就去韩梦家住,这样,你的母亲就不会那么孤单啊!听我的,没事的。放心,兰奴要对你母亲不好,我不会放过她的。兰奴,你知道该怎么照顾老人吧?”

    马春兰点头不已,说道:“爷,我知道,我知道。放心,我会好好对待老太太的!”

    大奇情不自禁地抱着马春兰,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放心,你也有‘转正’的机会!”

    马春兰说道:“爷,什么是‘转正’机会啊?”

    大奇说道:“你现在是我们三个的xing奴。只要你好好表现,好好对待我们三个,好好对待晓瑛的母亲,兴许我会扶你做偏房。”

    马春兰开心地说道:“爷是说,愿意让我做爷的老婆之一,和韩老师、晓瑛老师她们一样吗?”

    介绍一本关于重生的我上传的新书(我是大亨)本书写的那是相当的好,其实重生题材的书很多很多但是本书绝不yy。希望各位大大喜欢。欢迎收藏、点击——爱你知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