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兽血淫传之华伦泊尔
    深夜,原本喧闹的翡冷翠也渐渐安静下来,战士们为了即将到来的战斗而安心休息,至於警戒任务则交给了强壮的奴隶们,没有太多纪律的他们,只能算入二线编制,执行一些不重要的任务。

    “啊~真是困啊!都这么晚了,还要值班真是倒霉啊。”一名站岗的熊地精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边低声跟边上的同伴抱怨着。

    “不要废话了,被人发现了看不抽死你。”说话的正是奴隶头目食人魔卡鲁,原本以他的身份这种值夜的任务并不会轮到他,但他今天却一反常态的主动要求自己值夜,这倒是让一众熊地精奴隶一阵好奇。

    “老大,你为什么要跟我们几个一起受罪啊?按理说想您这种身份根本不需要干这种事啊?”一名熊地精终於忍不住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问。

    看着周围好奇的眼神,卡鲁嘿嘿淫笑道:“我要干什么是你们这些笨蛋能够想到的吗?不过,谁说这守夜就是受罪了?嘿嘿,我可没有那么蠢呢,至於原因你们一会就知道了。好了好了,都散了吧。”

    一众熊地精虽然仍是满腹疑问,但卡鲁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让他们只能将自己的疑问吞进肚子里,重新站到自己的岗位上继续这无聊的工作。

    突然,熊地精们听到一阵脚步声从远处渐渐传来,以为是有人查岗的熊地精立刻收拾起自己那昏昏欲睡的样子,一个个站得笔直笔直,只有卡鲁丝毫没有反应,反而一脸淫荡的表情。

    正在熊地精暗自诅咒卡鲁被民兵发现不用心值夜,然后暴打一顿时,脚步声的主人终於出现了众人面前,却是两位主母凝玉和艾薇儿。

    凝玉穿着一件似乎是桑日大陆的女子传统服饰——和服来到了一众奴隶面前,只不过这这件和服更应该是在夫妻之间私下穿着的情趣衣物。那浑圆的**彻底暴露在空气之中,**上两粒红樱桃骄傲的迎风挺立着。腰间一件类似於马甲的衣物托在**的下方,将**衬托的更加挺翘。胳膊上的两个宽大长袖可能是这件衣服衣料最多的地方,边缘被一条细绳系在脖子上的项圈上,随时都可以拆下来。至於下身则完全没有一丝衣物遮掩,**的双脚,黑色的森林,神秘的**,娇嫩的菊肛都暴露在熊地精火热的眼神中。

    更让熊地精们兽血的是,在凝玉的**和菊肛里,有着一只漏斗状的钢制器具,毫无疑问,更多部分是插在她的两个**深处。熊地精知道这叫**扩张器,是为了更好的给猡莎兽配种,将这种东西撑开母猡莎兽的**,没想到高贵的翡冷翠夫人居然会将家畜使用的器具插在自己的身体里。

    随着**扩张器的一开一合,凝玉**深处的花心都会时不时的展露在熊地精眼前,一丝丝**顺着扩张器的边缘慢慢滑落。而凝玉穿着如此**的打扮居然也有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那高贵的脸庞让熊地精们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自己怒挺的**插进这美女的**中,将她操成最下贱的荡妇。

    另一边的艾薇儿则是一副沙漠舞娘的打扮,一条薄如蝉翼的轻纱半围着艾薇儿那丰满**的下半部,轻轻托起那挂着两个金色铃铛的**,那松垮垮的样子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而在艾薇儿的肚脐上更是镶着一枚红宝石,在火把的照射下熠熠闪光。下身则是两条透明布片组成的长裙,通过那透明长裙可以看到,在那神秘蜜谷的阴蒂处,同样悬挂着一枚精致的铃铛。随着艾薇儿每一次迈步,都会响起悦耳的铃声。

    艾薇儿那让人无比痴迷的修长**下,穿着一双高度惊人的水晶高跟鞋,将她的双腿衬托的更加挺拔性感。透过透明的水晶,熊地精还可以看到,艾薇儿那秀气的脚趾正浸泡在一堆白浊色的液体中,那熟悉的颜色立刻让熊地精们联想到一个**的答案。

    而透过薄纱,可以看到在艾薇儿的**和肛菊中,也插在和凝玉一样的**扩张器。滴落着的**,在白色薄裙上留下一片湿印。

    就在一众熊地精还为两位夫人以这种**的装扮出现在自己面前而发愣时,一旁的卡鲁已经快步走到凝玉身前,轻轻抬起那纤纤素手低头轻吻,行了个不怎么标准的骑士吻手礼。

    这一变化更是让一众熊地精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傻傻的站在一旁看着卡鲁这个冒充骑士的奴隶,才发现这个色鬼哪里是在行吻手礼,他完全是将凝玉那秀气纤长的手指塞进自己的嘴中仔细舔舐,满足自己变态的兽欲。

    足足过了数分钟,卡鲁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凝玉沾满自己口水的素手,但他的狼爪却放在凝玉暴露出来浑圆的**不停揉捏着。

    而凝玉则在熊地精目瞪口呆的表情下,轻轻拉着艾薇儿看着一众奴隶,微笑着说道:“各位为翡冷翠的辛苦付出,凝玉和领主大人都看着眼里,大家的辛苦领主大人也是心知肚明。而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你们熊地精也是必不可缺的战斗主力。因此,领主大人决定,让我和艾薇儿奉献出自己,做为你们熊地精的专用精液厕所,解除大家的疲劳,以便更好的应对战争。那么,一切就拜托了。”

    随着凝玉的话说完,熊地精们一阵哗然,必不可缺的战斗主力?自己的专用精液厕所?不要开玩笑了,他们熊地精的战斗力他们自己清楚的很,能不在劣势的时候逃跑就不错了,什么时候成为了战斗主力了呢?那些强大的民兵可比他们厉害百倍啊!另外更让人惊讶的是凝玉和艾薇儿成为他们的专用精液厕所,这更加匪夷所思了。那个霸道的占有欲极强的翡冷翠领主会主动让别人给自己戴绿帽吗?

    不过即便觉得难以置信,但看着眼前两位衣着暴露**无比的绝世美女,熊地精们仍然下意识的接受了凝玉的解释。说起来熊地精一开始出现在这里,不就是为了这里的美女吗?特别是眼前的凝玉和艾薇儿,更是差一点就成为了他们的战利品。

    现在,这失去的机会也另外一种方式降临了,他们可以将这两个美女压在身下肆意玩弄,让她们发出**的呻吟。想到这里,内心深处的**彻底压过了对翡冷翠领主的恐惧,熊地精们一个个双眼通红呼吸急促的盯着凝玉和艾薇儿,恨不得立刻生吞了两女。

    凝玉显然很满意熊地精们的反应,只见她笑着放开艾薇儿的手,也无比优雅端庄的姿态慢慢半跪在卡鲁身前,双手如同为自己的爱郎脱衣一般,温柔的将卡鲁的裤子褪下,素手握住那早已怒挺的**,毫不犹豫的含进自己嘴中。

    而一边的艾薇儿则笑着走到熊地精面前,如同一尊美丽的性感女神。轻轻抬起的完美大腿,美艳红唇边的纤长手指,浑身上下若隐若现的诱人曲线,无时无刻不在向世间播散着欲火。

    只见艾薇儿吐出自己那滑嫩的香舌,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看着一众熊地精奴隶以一种娇媚无比的语气说道:“那两个铁疙瘩插的人家好痛哦,谁能帮人家取出来,再用大**按摩一下啊?”

    原本就欲火的熊地精们,听到美女如此相求,终於再也忍不住扑了上去。

    离他们最近的艾薇儿成了他们的主要目标,插在**和肛菊中的扩张器被他们从中抽出,洒出一片淫液。

    一位动作快的熊地精抢占有力位置,下身猛地插进艾薇儿的**之中。粗壮的**将**大大的撑开,但稍一抽出,**就会紧紧缩小,强大的吸力让熊地精爽的大叫不已。

    而艾薇儿的红唇则被另外一只**牢牢堵住,诱人的低吟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硕大的**,迷人的金发,平滑的小腹,还有滑嫩的大腿,都成了其他没有抢到先机的熊地精们发泄的场所。无数的**在艾薇儿的娇躯上来回摩擦着,留下**的湿印。

    “啊!”**着艾薇儿**的熊地精**了不到几分钟,就再也忍不住射了出来。射出来的熊地精迅速被他的同伴拉开,换上了其他没有得到满足的同伴。

    这回顶上来的有两人,他们其中一位躺在地上,让艾薇儿跨坐在自己身上,使**深深顶进艾薇儿的**;而另一位则跪在艾薇儿的背后,将自己的**插进艾薇儿的肛菊之中,狠狠地**起来。

    最终,就连艾薇儿原本空着的双手也分别握住了一根**,远远看去,几乎已经看不见艾薇儿的身影,她已经完全被熊地精充满**的身形淹没了。

    而一旁正**着凝玉咽喉的卡鲁也仿佛受到了影响,突然伸手死死按住凝玉的秀发,将**顶进凝玉的喉咙深处。在凝玉呜呜的呻吟声中,卡鲁低吼着射出了自己腥臭的浓精。

    在凝玉不住吞咽精液的声音中,卡鲁缓缓抽出了自己的**,刚刚射过一次的**无力的半垂着,上面沾满了口水和精液。卡鲁伸手捏了捏凝玉的**,淫笑着说道:“快点把大腿张开,卡鲁老爷我要尿尿了,肉便器凝玉。”

    听到卡鲁的吩咐后,凝玉乖巧的躺在地上,双手抱住大腿将**完全暴露在卡鲁面前,**中不住开合的扩张器显得**至极,而凝玉那硕大的阴蒂则骄傲的挺立着。

    卡鲁嘿嘿淫笑着,扶着半软的**将马眼对准凝玉的**,怪叫道:“不准动……要来了……”只见卡鲁的**微微抖动了一下,一泡黄浊色的尿液喷洒下来,强劲而准确的激射在凝玉的阴蒂上。

    “呀~~啊~~啊~~呜~~好烫~~呜~~”任由尿液冲刷着自己敏感的阴蒂,凝玉发出一声声**的娇吟,原本就挺立的阴蒂,在尿液的冲击下,居然变得愈发大了。

    “嘿嘿,真是个**的肉便器,居然喜欢被尿液这样弄,阴蒂一下子就变大了。”卡鲁淫笑着说道,激射的尿液毫不放松的射在**和阴蒂上。

    “啊~~~”凝玉突然高声淫叫起来,在卡鲁尿液的不断冲击下,她居然达到了**。从**中飞溅的淫液和尿液混合在一块,洒落在凝玉身上,她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满是尿骚味的地上,急促的喘息着。

    “居然真的被尿水弄到**了啊,凝玉夫人你还真是给李察大人丢脸呢。为了让你成为一个不给李察大人蒙羞的肉便器,看来需要卡鲁老爷我好好教育教育你了。”卡鲁一脸淫笑的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凝玉,开口说道。

    “那么就麻烦卡鲁老爷教导凝玉做为肉便器的资格吧,凝玉一定会成为不让李察蒙羞的肉便器的。”伸手将沾满尿液的扩张器抽出,将蜜谷撑得更开,凝玉淫荡说出自己的奴隶誓言。

    卡鲁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邪笑着抬起自己的右脚,先是用脚趾不停拨弄着凝玉的阴蒂,然后猛地将自己的脚趾插进凝玉的**中,整个脚掌也慢慢往里顶去。

    “啊!”凝玉不由发出一声闷哼,卡鲁的脚掌比一般人的**还要巨大,并且十分不规则。充满弹性的**强行吞吐着卡鲁的脚掌,却带给凝玉说不出的痛苦和快感。

    这时卡鲁指着一名在一旁看的呆住的熊地精说道:“你,用你的**去把这个婊子的嘴给我堵上,一定要往死里插,明白吗?”

    那名被卡鲁选中的幸运儿,愣了片刻后便毫不犹豫的跑到凝玉的身前,强行将凝玉的头向后扳平,全然不顾这种姿势下凝玉的感受,就这样将自己的**深深地顶进凝玉的咽喉之中。而凝玉因为头部后仰而露出来的光滑脖颈,此刻赫然多出一个硕大的凸起,随着熊地精的**而不停变化着,凝玉那对浑圆的**也因为这个姿势而变得更加挺拔,被熊地精大手握住不住的揉捏。

    感受到喉头挤压**美妙感觉的熊地精发出忍耐不住的低吼,但他身下的凝玉却是无比痛苦,这样身体平躺头部后仰的姿势固然凸显了凝玉的身形,但却是十分难受,加上熊地精堪称疯狂的**,使得凝玉连呼吸都不能正常进行,身体渐渐因为缺氧而痉挛起来。

    但对於卡鲁和那名熊地精而言,凝玉这种下意识的痉挛却让他们感到更加爽快。卡鲁已经拔出自己的脏脚,挺着自己的**插进**之中,和熊地精前后夹攻着凝玉。阴部内壁的痉挛更是让卡鲁爽到极点,大呼痛快。

    在如此剧烈的**下,凝玉身体的反应渐渐变得虚弱起来,如同失去知觉的尸体一般变得一动不动。这时卡鲁一脸狞笑的区起手指,对准凝玉凸起的阴蒂轻轻一弹。只见卡鲁的指尖一阵电花闪过,凝玉的身体再次猛烈的抽搐起来。卡鲁哈哈大笑,再次挺动下身,手指更是时不时弹弄电击着凝玉的阴蒂,享受着**痉挛时的美妙感受。

    似乎是受到了卡鲁那边的影响,另外一边对於艾薇儿的玩弄也开始暴力起来。

    只见一名熊地精将艾薇儿整个人倒着抱起来,胯下的**如同支柱一般,深深地插进艾薇儿的喉咙之中。而艾薇儿的双腿则紧紧夹住这名熊地精的脖子,将自己的私处送到熊地精的嘴边,方便其舔舐玩弄。

    熊地精抱着艾薇儿的双手不时微微松开,使得艾薇儿在重力的作用下,被迫将嘴中的**吞到喉咙的深处。每一次落下时,艾薇儿的喉咙中都会发出嘭嘭的闷响,仿佛**已经穿过食道,顶进了胃里一样。

    时间就在众奴隶凌虐凝玉和艾薇儿中慢慢过去,直到天色开始微微发亮,卡鲁这才放开怀中早已失去意识的凝玉,任凭其瘫倒在满是淫液的地上,对着仍不停插弄艾薇儿的熊地精说道:“两位夫人关心我们奴隶的心意我们已经明白了,请夫人们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大家说对不对?”

    在一众熊地精的轰然应诺声中,卡鲁淫笑着抱起凝玉,说道:“那么就让我亲自送两位夫人回去吧。”说完就抱着浑身沾满精液的凝玉与艾薇儿,朝窑洞里走去,至於到底要怎么安置,就不用多说了。

    另外,在翡冷翠昨晚的另一个地方,也发生着同样**的一幕。

    傍晚,回到自己房间的歌坦妮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那个粗鲁低俗的匹格领主,但两者之间的身份差别,使得歌坦妮很是迷茫,她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正当歌坦妮一个人脱掉靴子,光着脚丫缩在床脚,愣愣的看着天花板时,一个娇媚的声音在房间外响起。

    “歌坦妮,你在吗?我是海伦,现在可以进来吗?”

    听到海伦的声音,歌坦妮连忙跳下床,连靴子都没有来得及穿,就这样赤着脚跑到门口,为海伦打开房门。

    “海伦大人,你为什么……”歌坦妮看着海伦奇怪的问道,恍惚间她看到海伦身后似乎还有一个男人,但很快她就被海伦那身性感暴露的长裙吸引住了。完全裸露的玉背,前面的衣料几乎是挂在**上,胸口更是开了一个大大的v字口,将大半个**和小腹露出来。

    “我说过了,叫我海伦就行了,歌坦妮你是我的朋友吧。”只见海伦微笑着说道,然后走进了歌坦妮的房间中,恰好看到了床边歌坦妮没有穿上的靴子,这才发现歌坦妮正赤着脚站在自己面前,不由笑道:“歌坦妮你的脚真漂亮啊!李察一定会很喜欢的。”

    歌坦妮害羞的低下头,闪躲着注视自己**玉足的目光,不依娇嗔道:“真是的,海伦,不要开玩笑了,羞死人了。”

    “我没有开玩笑哦,李察最喜欢玩弄我们的双脚,尤其是凝玉姐姐的双足,每天都会在李察的吩咐下为他足交呢。而且,你看。”海伦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自己的右脚。

    听着海伦淡然的说着她和那个匹格领主之间的夫妻生活,歌坦妮明明觉得无比害羞却越发好奇起来,她奇怪的看向海伦抬起的右脚。

    只见那透明的水晶高跟鞋里的精致玉足正浸泡在一股白浊色液体中,而裸露出来的脚背上闪烁着**的光芒。

    “难道说……”歌坦妮看到那熟悉的白浊色液体后,立刻想到了一个可能,她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无比。

    “歌坦妮你猜得没有错哦,鞋子里面都是男人的精液哦。他让我们每天都穿着装满精液的鞋子,把脚泡在里面,说是可以让脚更柔嫩。另外里面的精液可不光是李察的哦,还有外面那些熊地精奴隶,甚至是野狗的精液呢。”海伦笑容满面的肯定了歌坦妮的猜测,这淫荡的事实让歌坦妮的脸红的都快滴下血了,但歌坦妮害羞的同时,却觉得小腹一股热流慢慢涌出,感觉十分美妙。

    “而且不止是脚哦,我们的脸上也涂满着精液呢。李察以外雄性的精液,那股臭烘烘的味道真是让人性奋啊。”海伦说着说着自己也脸色潮红起来,如同发情一般轻轻哼出诱人的低吟。

    “李察还让我们穿上暴露的衣物,到奴隶休息的窑洞里去诱惑他们,看到奴隶们因为我们而不断耸动的下身,李察都会奖励我们一大堆精液哦。我、艾薇儿和凝玉姐姐每天都为分到更多的精液,而不断的诱惑奴隶们。不过艾薇儿那家伙,仗着自己是水族和李察的宠爱,竟然一天到晚都泡在精液缸里,真是嫉妒死我了。”

    听到海伦那娇媚的喘息,看着她脸上与脚背一样的**反光,歌坦妮的脸愈发红了。过了好半天,她才吞吞吐吐的开口道:“海……海伦……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海伦这才慢慢停下娇喘,看着歌坦妮笑着说道:“我来的理由吗?是为了帮歌坦妮你啊。”

    “帮我?”歌坦妮顾不得羞涩疑惑的问道。

    “是啊,你不是喜欢李察吗?我是来帮你,让你尽快被李察喜欢上啊。”海伦娇笑着说道。

    “啊……海伦你真是的……”歌坦妮闻言立刻大窘,不依的跺了跺脚。

    “嘻嘻,我们进屋再说吧,我会让你完全将李察迷住的哦。”海伦推着歌坦妮的背部,将她带回到自己的床边。来到床边的海伦放开歌坦妮直接坐在床上,而她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歌坦妮惊羞不已。

    只见海伦将自己的长裙高高掀起,露出了自己**的蜜处,红色的阴毛宛如此时歌坦妮通红的俏脸。

    “海……海伦……你……你在做什么?”看着这**的一幕,歌坦妮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只能结结巴巴的看着海伦那裸露出来的**。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帮你得到李察的欢心了啊。”躺在床上的海伦笑道,然后她看向歌坦妮的身后说道,“拜托你了,托蒂大人。”听到海伦这么说,歌坦妮才发现那个名叫托蒂的华伦泊尔伯爵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啊……你……你在这里干什么?”歌坦妮心中只觉得一阵不安,但却说不出不对劲的地方,只能下意识的询问对方的来意。

    “怎么了,歌坦妮小姐,我不是和海伦一起进来的吗?你忘记了吗?”托蒂一脸自然的看着歌坦妮,笑着说道。

    “啊,对,你是和海伦一起来的。抱歉,我今天可能有点累了。”歌坦妮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略带歉意的向托蒂解释道。

    “没有关系,那么让我们开始吧。”托蒂脸上的笑意愈发浓厚,只见他走到躺在床上的海伦前,伸手轻轻抚摸着海伦那裸露出来的**,使得海伦发出一阵诱人的娇喘。

    “这个……在干什么啊?”对於眼前**的一幕感到不对劲的歌坦妮不由开口问道,但她看到托蒂正玩弄海伦**的手指时,却想到要是自己的**也这样被人玩弄的话……「我在想些什么啊?」对於自己一瞬间想到的事情感到羞耻,歌坦妮通红着俏脸却依旧死死盯着海伦被手指玩弄的**。

    “还用说吗?当然是为歌坦妮做示范哦。李察可是非常喜欢我们剃光阴毛呢,他把这个叫做白虎,歌坦妮你也要这么做哦。赶快把衣服脱了吧。”躺在床上的海伦说道,同时催促着歌坦妮脱下自己的衣服。

    “这个……”歌坦妮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但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反感海伦的话,只是呆呆地看着托蒂拿起一个剃刀,在海伦的**上轻轻挂着。片刻间,海伦的**已经变得光滑无比。

    剃光**上面的阴毛后,托蒂用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手中的银针在海伦的**上方刻下了“肉便器海伦”五个字,看上去无比**。

    做完这一切,托蒂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身后看得发愣的歌坦妮笑着说道:“那么歌坦妮小姐,接下来就轮到你了哦。”

    “啊……我知道了。”歌坦妮慌慌张张的应道,然后通红着俏脸与海伦并排躺在床上,害羞的不敢看向托蒂。

    一旁的海伦笑着在歌坦妮耳边低声说道:“嘻嘻,等到歌坦妮你和我一样剃光阴毛,并在上面刻上奴隶的印记,一定会把李察迷死的。”

    “啊……嗯!为了让李察喜欢我,这点算不了什么。”听了海伦的话后,似乎是为了说服自己,歌坦妮点了点头轻声说着,然后慢慢看向正盯着自己的托蒂。

    虽然感到无比害羞,但还是坚定的说道:“麻烦托蒂先生把歌坦妮变成白虎吧。”

    “我明白了。”托蒂笑着分开歌坦妮的双腿,看着那神秘的**,那里是一片白银色的森林。

    冰冷的刀刃在歌坦妮的肌肤上慢慢滑过,歌坦妮不由发出低声的呻吟,伴随着一阵轻微的疼痛,托蒂大声说道:“完成了!”

    歌坦妮连忙支起上半身,看向自己的蜜处。只见原本密集的白银色,现在已经变成光溜溜的一片,只在那里留下了“淫奴歌坦妮”五个虽小却十分清晰的字样。

    “谢谢托蒂先生!”想到李察为了自己现在的样子而爱上自己,歌坦妮就感到一阵快乐。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现在这样子有多**的歌坦妮,诚心的向托蒂发出谢意。

    “不用感谢,歌坦妮小姐。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托蒂面色如常的接受了歌坦妮的谢意,仿佛自己真的是为对方帮忙一般。

    不知何时脱光衣裙的海伦也娇笑着抱住歌坦妮,说道:“恭喜你,歌坦妮,这样你也成为我们性奴姐妹中的一员了。”丰满的**在歌坦妮光滑的玉背上挤压出诱人的形状。

    “这还要谢谢海伦你啊,不然我也不会成为李察所喜欢白虎,还得到了淫奴歌坦妮的称号。真是期待李察看到我满身精液的样子啊。”被刻上淫奴标记的歌坦妮仿佛一下子就变了,脸上完全没有了羞涩,嘴里更是说着淫荡的话语。

    “嘻嘻,我也是呢,精液的味道好棒啊!不过歌坦妮你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哦,赶快继续吧!”海伦娇媚的笑着,轻声催促道。

    “嗯没有错,我还要好好努力才是。托蒂先生,歌坦妮现在居然还是下贱的处女,麻烦你教导淫奴歌坦妮更多**和**的知识吧。”歌坦妮听到海伦的话后,立刻从床上起来,乖巧的向托蒂跪伏着,恭敬的说道。

    “那么就先帮歌坦妮你拜托这可耻的处女身份吧。”托蒂淫笑着解下裤子,露出自己挺直的**,对准趴跪着歌坦妮的**,猛地向前一顶。

    “啊~好棒~歌坦妮终於不是处女了!”破处的疼痛使得歌坦妮不由感到一丝不妥,但很快这不妥的感觉就被连续的快感冲走,歌坦妮瞬间沉浸在那无尽的肉欲之中。

    一旁的海伦也爬到托蒂的身后,用自己丰满的**摩擦着托蒂的后背,发出动人的娇喘。

    就这样,在两位绝世美女的呻吟声中,新的一天到来了。

    今天就是丹泽家族来犯的日子,但翡冷翠的民兵们却丝毫没有关心,他们都被身旁的老板娘吸引住了。

    海伦穿着一身特制缕空祭祀袍,在祭祀袍透明的衣料下,嫣红的**和神秘的蜜谷若隐若现;凝玉则是一身典雅朴素的长裙,但那仅仅只是表面,在她的背后是大片被裸露雪白肌肤,一直到臀缝处才勉强用布片遮住;而性感火辣的艾薇儿更是一副清凉装扮,手腕和脚踝处各系着一条银链,身上穿着一件像是泳衣的衣物,仅仅刚好遮掩住**的少少布料,从小腹滑过汇成一条细线穿过**,丝毫没有起到什么遮掩的作用。

    更让翡冷翠民兵注目的,是一同参加战斗的歌坦妮。只见歌坦妮戴着一件特制的胸甲,以白银打造的胸甲,仅仅只是个半圆,从底部将浑圆的**轻轻托起,特意缕空的缝隙挤出雪白的乳肉;在下身则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裙甲,只能勉强遮挡住大腿根部,只要稍一活动就能看到裙甲那**裸的风景。

    而在这四名美女肌肤上,都统一闪烁着一种**的光泽,散发着让一众男人熟悉的味道,那是精液的臭味。除了刘震撼,在场所有的男人都用充满淫欲的目光注视着几位老板娘。

    就在这**的氛围中,大战开始了……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