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续笑傲神雕】四十章
    作者 zwkooo

    日期 2017.8.29

    【第四十章 凤唳九天】

    黄蓉娇躯被人紧拥着,心中一惊,她只道是有人躲在此处偷施暗算,便要运

    功挣脱,待听得是尤八的声音后,才心中稍安,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尤八还在这里

    转悠,不知他找了多久,一想到尤八在扬州四处乱窜的模样,不禁心中暗笑。忽

    然她觉得尤八的手臂越箍越紧,手上也开始变得不老实,缓缓的上移,掌心托住

    自己丰硕的乳房,将自己的乳峰挤出一条深邃的乳沟,黄蓉脸色绯红,柳眉紧簇,

    仿佛连气都透不过来,不禁娇斥道:「你在做什么?还不快放手?」

    「哥哥怎舍得放开小娘子。」尤八好不容易才找到黄蓉,此刻温香软玉在怀,

    怎么会轻易放手,他一双粗大的手掌紧紧包裹住黄蓉丰满坚挺的乳房底部,感受

    着黄蓉胸部惊人的弹性和热度,不禁心中暗爽,激动的口舌发干,忍不住双手用

    力,隔衣揉捏起来。

    「嗯……不要」黄蓉只觉胸部一紧,两只大手已经紧紧的握住她的乳房了,

    随着尤八不住的揉捏,丰满的乳房被挤捏出各种不同的形状,黄蓉禁不住气血上

    涌,她想不到尤八居然会如此大胆,在路上就做这种事情,此时虽是晚上,但是

    扬州城依旧热闹,巷子外面时时传来行人的说话声,若是有人进来撞见,那成何

    体统?一想到这种事情会被人看见,她竟觉得莫名刺激,娇躯一颤,一股浪水从

    肉屄涌了出来,滚烫的液体顺着黄蓉丰腴的大腿流了下来。她羞涩万分,再也不

    能忍受,运起上乘内功,同时曲起手肘向后一顶,尤八只觉浑身一震,一股大力

    涌向自己的胸口,身体顿时不受自己的控制,向后跌倒。

    黄蓉娇喘吁吁,红着脸整理被尤八弄乱的衣裳,尤八哼哼唧唧的倒在地上说

    道:「哎呦,摔死哥哥了,小娘子下手可真狠。」

    黄蓉自知下手的轻重,尤八武功虽低,可也是皮糙肉厚,这么摔一下必然无

    事。当下喝道:「别装死了,快起来。」

    尤八慢慢悠悠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嬉皮笑脸的说道:「小娘子武功

    真高,哥哥甚是敬佩。」然后他又搓着手笑道:「这个……刚刚小娘子说过……

    那个……小娘子该不会说话不算话吧?」说着,一脸企盼的看着黄蓉。

    黄蓉闻言暗道一声:糟糕,自己刚刚和白客居大战一场,处理了丐帮的大事,

    早就把和尤八的约定抛之脑后了。当下翘起兰花指拨弄着自己柔顺的青丝,佯做

    不知,笑问道:「我答应过你什么?我可不记得了。」

    尤八急了,忙叫道:「哎……哎……哎……这就是小娘子不对了,大丈夫言

    出如山,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黄蓉俏皮的说道:「可我只是个小女子,并非什么大丈夫啊!」

    尤八闻言竟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开始打滚起来,一边滚一边说道:「小娘子

    武功高强,定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怎么能不守江湖规矩,背信弃义呢?我不管,

    今天小娘子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了。」

    黄蓉见状哭笑不得,没想到尤八这么大的一个男子,居然学起孩童撒泼打滚

    起来。她机智百变,无论身处何等困境都难不倒她,只是此等无赖,倒叫她没有

    办法了。索性不去管他,看他能闹到几时。

    尤八不依不饶,继续胡闹,嘴里不停的念叨:「小娘子怎么可以这样,以后

    江湖上的人要是知道了,你还怎么混啊?」

    黄蓉闻言心念电转:这蠢贼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自己是堂堂丐帮前任帮主,

    若是言而无信,以后丐帮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可是这蠢贼色欲熏心,若是答应了

    他,不知他又会让她做什么?突然一阵穿堂风吹过,黄蓉只觉周身泛起一股寒意,

    尤其是胯下更是凉嗖嗖,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想到刚刚尤八抚摸自己胸部的时

    候,自己的身体居然也起了反应,若不是及时阻止了他,真不知接下去会发生什

    么事情。

    这时巷子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即听到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其中一个说道:

    「老李,你这龟孙,喝了一点马尿就憋不住,放尿还要叫上我。」言语粗俗不堪,

    黄蓉一听,原来是两个醉鬼要来解手,不禁燥的满脸通红,若是被他们看到尤八

    这副死相,自己面上也不好看,当下说道:「你别闹了,快起来,我答应你就是

    了。」

    尤八闻言立刻翻身爬起,黄蓉见他动作灵活,冷笑道:「刚刚不是还喊疼吗?

    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尤八嘿嘿一笑道:「小娘子有命,哥哥怎敢不从?」

    黄蓉闻言嗤笑道:「油嘴滑舌。」她听闻脚步声越来越近,继续道:「有事

    我们外面去说。」

    尤八见黄蓉已经答应,自然一切都听黄蓉吩咐,当下说道:「好勒。」于是

    两人并肩往巷子外走去。不多时,果然碰上两个醉鬼相互搀扶着走了过来。那两

    个人见黄蓉和尤八从巷子里走出来,黄蓉又长的如此美艳动人,不禁调笑道:

    「这位兄弟好会享受啊,哈哈哈……」尤八闻言不置可否,还用肩膀轻轻撞了一

    下黄蓉。黄蓉怒不可遏,手指一弹,一道无形气劲飞射过去,击中了刚刚说话那

    人的小腹,他只觉的小腹一疼,肚子里翻江倒海,那人本就喝了不少酒,此刻忍

    不住弯下腰呕吐起来,秽物都尽数吐到了同伴身上。那同伴躲避不及,被吐了一

    声,随即大吼大叫起来,黄蓉见了哈哈哈大笑,心情格外舒畅。

    酒气混杂着恶臭扑鼻而来,黄蓉忍不住撩起袖子捂住口鼻,尤八更是骂骂咧

    咧,两个人快步出了小巷,来到街上,黄蓉这才放下袖子,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尤八道:「小娘子,我们已经出来了,还要去哪?」

    黄蓉也不再兜圈子,说道:「你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尤八搓手笑道:「我想和小娘子切磋一下功夫。」

    黄蓉本以为他又要提出什么恶心的花样,一早就打算要是他的要求过分,就

    打他一顿,然后扬长而去,没想到他居然会提出要和自己切磋功夫,这倒让她颇

    为意外,不知道尤八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不过切磋功夫总好过别的要求,如

    此一想,黄蓉心下坦然,笑道:「好啊。不知你要比什么?拳脚,兵器,暗器,

    内功?我让你一手一脚也可以。」

    尤八笑道:「如此说来,小娘子是答应了!」

    黄蓉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尤八笑道:「我这门功夫有点特别,在大路上施展不开,小娘子且随我来,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黄蓉道:「你又想打什么鬼主意?姑奶奶哪有这等闲功夫陪你胡闹?」

    尤八笑道:「莫非小娘子是怕了哥哥不成?」

    黄蓉闻言哼了一声道:「谁怕谁?本姑娘今天就看看你耍什么花样,带路吧。」

    尤八嘿嘿一笑,道了一声请,就走在前头带路。黄蓉紧随其后,此处离扬州

    城门很近,两人走了半盏热茶的功夫就出了城,尤八继续带路,两人来到城郊一

    处宅院门口,只见那宅院大门紧锁,里面黑咕隆咚的。尤八从怀里淘出一把钥匙,

    打开了锁,推门进去。黄蓉道:「看不出来你是这屋子的主人?」

    尤八讪讪笑道:「我四海为家,哪会有房子?这是我相好的宅子,不过她最

    近随丈夫去了别处,我配了一把这的钥匙,别说了,快进来。」

    黄蓉闻言暗道:这不是小偷吗?想到此处,竟然觉得无比刺激,芳心也随着

    砰砰的跳了起来。尤八轻车熟路,在宅子里任意穿梭,即使在黑暗中走的也极为

    快速,转眼之间就到了内院。黄蓉低声笑道:「你这毛贼路倒是挺熟,来过几次

    了?」

    ……

    尤八边带路边说道:「总有个十七八次了吧……到了……」说完,尤八推开

    房门,黄蓉随即跟了进去。房间里很黑,尤八拿出打火石点燃了房间里的煤油灯,

    整个房间顿时明亮起来了,这个房间很明显是女子闺房,粉红色的床帐将一张梨

    木大床包裹起来,房间内处处透出幽香,黄蓉见之柳眉微簇,说道:「你带我来

    此处做什么?」

    尤八笑道:「哥哥带你来这里自然是为了跟你切磋功夫啊。」

    黄蓉道:「切磋功夫又为何要来女子闺房?简直闻所未闻!」

    尤八道:「小娘子有所不知,哥哥这门功夫只有在这里方能施展。」

    黄蓉闻言惊讶万分,忍不住问:「那究竟是什么功夫?」突然间黄蓉想起那

    日在酒店中尤八吹嘘自己的床上功夫如何了得,禁不住脱口而出道:「莫非是伏

    凤十八式?」话一出口,黄蓉就觉得后悔。果然尤八嘿嘿一笑道:「不错,这门

    功夫小娘子也已经试过,我们再来比划比划如何?」

    黄蓉闻言冷笑道:「就知道你这个色鬼满脑子这种心思,姑奶奶懒得理你。」

    说着抬步欲走。

    尤八忙伸手拦着她道:「小娘子别急着走啊!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哦?莫非小

    娘子想做个言而无信之人?」

    黄蓉道:「不错,我确实答应过你,不过我可不会跟你做这种事情。」

    尤八低声笑道:「又不是没跟我做过!」

    黄蓉闻言俏面一红,斥道:「你……休要胡说,那是你趁人之危……」

    尤八道:「小娘子不试试又怎知一定会输呢?」

    黄蓉闻言冷笑道:「这种事情,于我并无半分好处。自然是我吃亏,又何必

    比试?」

    尤八道:「小娘子此言差矣,既然说是比试,自然有胜负之分,哥哥绝不占

    你半分便宜。」

    黄蓉忍不住问道:「那依你之言,如何算输,如何算赢?」

    尤八听黄蓉松口,直觉有戏,忙压抑住自己的兴奋之情道:「很简单,我们

    就当做比武一般,谁先高潮谁就是输家,为了公平起见,哥哥可以让你三招。」

    黄蓉闻言脸上燥的通红,低声斥道:「谁要跟你比试?」

    尤八道:「莫非小娘子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三招之内不能让哥哥出精吗?既

    然如此,那也作罢,小娘子要出房门,哥哥绝不阻拦。」说完,侧身让开。

    黄蓉闻言心乱如麻,若是要让他出精,自然要接触他那个玩意,自己怎可做

    这种事情。可若是要一走了之,岂非变成不讲信义之人?她左思右想,一时拿不

    定主意,抬头看了看尤八,只见他也正在看着他,眼神之中充满了鄙夷之色。黄

    蓉见状心中大怒,心中一股怒火上涌,暗道:我堂堂黄蓉岂能让这等人物瞧不起?

    当下冲口而出道:「好,比试就比试。老娘可不会输给你。」

    尤八见黄蓉答应,喜不自胜,大刺刺的坐在床上,张开双臂道:「来吧。」

    黄蓉见他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说道:「不过我可要事先言明,你说让我三

    招,三招之内,你可不能对我出手。」

    尤八笑道:「那是自然,我绝不还手,小娘子尽管放心来攻我便是。」

    黄蓉见尤八答应的如此爽快,顿时放心,暗想,自己只要用手应该就能让他

    射精,虽然不免要触碰他那东西,总好过他用那什么伏凤十八式。想到此处,黄

    蓉走到尤八面前,半蹲下来,玉手伸向尤八的胯下。

    这时尤八说道:「小娘子且等等,我们须得定好时间,不然我便是大罗金仙,

    也受不了你给我撸一个时辰,那我肯定输了无疑,这不公平。」

    黄蓉一想也是,便说道:「那依你说怎么办?」

    尤八道:「哥哥既然已经让你三招,那三招之内,小娘子无论用各种法子我

    都不会反抗,所以必须在二刻钟之内使完三招,你看这样如何?」

    黄蓉暗想:靖哥哥武功高强,我用手帮他他也不过只能坚持一刻钟,这尤八

    就是比靖哥哥还要厉害一点,也绝坚持不了二刻钟。想到此处,黄蓉在内心里摇

    摇头,自己怎么能拿郭靖和尤八相提并论?这尤八也配?不过她还是说道:「那

    就依你便是。」

    黄蓉此刻是蹲下身子,尤八低头见到黄蓉深邃的乳沟,肉棍一下子硬了起来,

    将裤子高高顶起。黄蓉觉察到他的变化,面色顿时变得绯红,芳心乱跳,玉手也

    忍不住微微颤抖。她暗叹了一口气,扯开尤八的裤带,然后双手用力向下一拉,

    将尤八的裤子褪到膝盖,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肉棍就跳了出来。那肉棍颇为狰狞,

    又黑又粗,棍身由于充血勃起布满了青筋,在空气中一抖一抖,似乎在向黄蓉示

    威。

    黄蓉见了顿时气血上涌,心跳加速,仿佛连气都喘不过来,她口干舌燥,情

    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她连忙调整呼吸,伸出玉手,轻轻的握住眼前的这根凶

    器。

    入手滚烫灼热,黄蓉平复一下心绪,开始小心的套弄起来,尤八阴毛旺盛,

    肉棍粗大无比,黄蓉的小手也只能抓住肉棍的三分之一,那灼热的感觉顺着手心

    直接传到了黄蓉的内心深处,让她娇躯颤抖,一股暖流从下体涌了出来。

    冰凉的小手抚上自己敏感的肉棍,尤八嘴角浮起一丝笑意。黄蓉缓缓的套弄

    让他很是受用,说道:「小娘子,你的小手好冰啊……再快一点也无妨……哥哥

    受得了。」

    黄蓉闻言忍不住加快了速度,洁白的玉手和黝黑的肉棍相得益彰,在油灯的

    照映下显得格外淫靡。随着手指于肉棍的接触,黄蓉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胸

    口又变得鼓胀难忍。黄蓉心中羞涩,每每到了这种时候,她的大奶就会发胀,里

    面储存的奶水似乎就要喷薄而出了。

    这时尤八说道:「小娘子,光是用手可是很难让哥哥射精的哦。不如用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