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个x张扬的人心底都有一件往事,这往事必定让人痛苦不堪,无法面对,张狂的外表只是自欺欺人的面具,但往往这些面具只能欺骗别人却欺骗不到自己。    吃过饭后,我陪着她们不知道该往何处,就在街上瞎混,路过电影院的时候,柴微提议去看电影,却被两外个nv生一口否决。    苏疏苦口婆心的说:“小微啊,你电影这种l漫的事情只适合你这种斯的nv生,像我们这样不安分的人是在电影院呆不久的。”    税菲菲也说:“电影只能够骗一骗小孩子,你要学着现实一点,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只能出现在童话书上,与其让我们看电影还不如回家去看av呢。”    然后税菲菲问我:“喂,陆宇,我昨天在你电脑里找了半天怎么就没有找到ap呢?你藏在哪里的。”    我吃了一惊,赶紧说:“我电脑里边没有那种东西。”    “你当我是岁小孩子啊,男生的电脑里边没有那种p子鬼才相信,咱们那么熟你就告诉我嘛,一个人偷偷的看也太不够意思了。”    我说:“额…这个真没有…”    “好!有骨气,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我今天回去就将电脑给你重装了,大家都没得看。”    我赶紧求饶说:“大姐,真的没有,我的电脑绝对的绿se无污染,我可是好人呐!”    “我已经提醒你了,我不管,反正今天晚上我必须在你的电脑里看见我想要的东西,不然的话后果你自负。”    她怎么这么蛮横啊,还讲不讲道理了,但是我知道,永远不要期望nv生给你讲道理,因为她们说的话就是真理,她们就是王法。    后来表姐提议说去游乐场这才博得大家的一致同意。    这j个nv生都相当的ai玩,进了游乐场那是如鱼得水,吵着闹着要坐这样要坐那样,为什么对我大呼小叫,当然是让我去买票啊。    幸好身上还有那么j个小钱,我也比较大方,直接全票,正当我兴冲冲的想要去感受一下摩天轮的梦幻时刻的时候,j个nv生将里的包包丢给我说:“将东西给我们看好,别乱翻哈。”    我早就知道税菲菲的包包里有tt,脱口而出道:“不就是一个tt嘛,有什么好看的!”    税菲菲虽然大胆,但忽然之间却有一点害羞,苏疏连忙替她解围说道:“就算你看到了又能怎么样?有种你就戴上和我试试啊!”    我面如死灰,还是苏疏厉害,只是一句话就弄得我哑口无言。我只好一个人蹲在花园的旁边,看着她们玩得不亦乐乎。唉,命苦啊。    她们相当的会玩,精神头也超足,刚弄完摩天轮就又坐海盗船,并且明明不害怕但是尖叫声比谁都大,早已经忘记自己要当淑nv这回事了。    途累了停下来喝水的时候,j个小妮子气喘吁吁的,x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看着我傻愣愣的。税菲菲将x脯用力的向前一挺,我顿时感觉又大了j分,我记得早上看的时候没有这么大的啊。    “无霜,你也不管管他,你看他那双眼睛都看直了!”    “我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你们这j个小妖精害的,喘气那么凶,最可恶就是你苏疏,早上出门的时候故意穿圆领t-shirt,他能不有反应吗?”    “嘻嘻,我这不是帮你考验一下他的意志力嘛,现在看来他的定力还不算太差,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恩,待会一定要试试。”    我只好躲得远远的,再这么下去我会受不了的。    我听着苏疏若有所思的说:“柴微啊,我们去坐那个激流勇进吧,看着挺刺激的。”    我顿时明白了她的用意,原来她是想将柴微的衣f打s好让她出丑啊,这个nv子的思想也太邪恶了。    柴微当然也不傻,一口拒绝说:“要去你自己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用意,一定是想看我出丑。”    苏疏的y谋被识破,更加明目张胆的说:“怕什么,不就是将衣f打s嘛,你的衣f料子是纯棉的,看不到里面穿的什么的。”    “都说了我不去,你别拉我,我今天…那个…那个来了,不能碰冷水的。”柴微说道那个的时候偷偷的看了我一眼,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本正紧的眺望着远方。    苏疏发现了柴微的目光,她那么聪明当然猜到了一些事情,于是对我说:“喂,那个打酱油的,别到处看,就说的是你,你陪我去。”    我本是一个随意的人,立刻回答说:“去就去,谁怕谁啊,反正吃亏的不是我。”    于是我们两就坐上了p艇,坡道下面是一汪清幽幽的水池,我问了她一句:“你确定你不要雨衣?”    她坚决的回答道:“不你的定力是不是如菲菲说的那么好。”    我无语,原来这妞是想以身试法啊,难道她不知道今天早上她l睡的时候还是我给她盖得被子么?    我们坐在第一排,随着身后nv的尖叫,男的杀猪叫p艇开始飞速下滑,在p艇下滑的这段时间里,我看到了水池周围的人群。    大多都是男的,头发梳得跟艺术家似地,其好多个里都拿着相,不用想了,这些绝对是se狼,想要抓住nv生衣fs透,身t呈现蒙娜丽莎的朦胧美的瞬间。    更加神奇的是我竟然在人群发现了税菲菲和表姐,两个人一人里拿着一个数相,表姐对我来了一个电眼,我很配合的将头发理了理,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帅气一些。    很快我们就到达了水池里,苏疏被冲击起来的水流打个正着,衣f当然没有逃脱厄运,如期而至的s透了。    “咔嚓!”“咔嚓!”    se狼们里的相快门飞快的摁下,有闪光的,没有闪光的让我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我还是没有那个勇气让苏疏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给se狼看去了吃亏的还是我们。我飞快的用双将苏疏的x前挡住。    也许是由于惯x吧还是其他的什么因素,我这个意图虽然是很好的,但是也不知怎么的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我的结结实实的按在了上面!    温暖而略带坚挺的感觉从心传来,我摸到了她的bar,是超薄型的,这让我不禁联想到了早上的看到的美丽光景,那殷红的两点正在我的。    “咔嚓,咔嚓”的照相的声音还在持续,我看到好多个se狼的嘴巴都成了惊讶的“”字形,还有许多对我竖起了表示佩f拇指。    我靠!误会啊,就算现在将我阉了我也洗不清这条罪名了。    苏疏再次打量了我一番,“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摸起来怎么样?有无霜的舒f么?”    我连忙收回双,说:“误会!绝对是误会,我是想替你挡住来着……”我知道我这么解释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但是我还是想竭力解释,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一种委屈的心情从心底涌了出来。    “要挡我自己不会挡吗?你瞎抄什么心,想要摸就对我说嘛,看你模样还有点不定会考虑给你的。”    我无语,尴尬的起身,沉默的走到表姐的旁边,税菲菲说:“你不错嘛,敢对苏疏动动脚的,我说你刚才怎么答应得那么快,原来是别有企图。”    其实我在意的是表姐的表情,表姐现在的表情非常的难看,y晴不定的,然后她恼怒的将的数相扔给我然后转身就向外跑去。    我跟着她一路追,沿途我在拼命的叫:“霜姐……”    我刚玩了激流勇进,脑袋有点晕竟然没有跟上她的脚步,东拐西拐的她竟然跑进了鬼屋里边,黑漆漆的。    我想跟着跑进去,门口那个售票员将我拦住了,“喂,别想溜进去啊,还没买票呢?将你和你nv朋友的一起买了。”    我飞快的摸出100,钱都都没有来得及找就冲了进去。    里面有灯,但是是属于那种特昏暗的,冷风一吹感觉凉凉的。一阵刺鼻的石灰味从远处散发出来,这个鬼屋比较大,隐隐还能听到有人尖叫。    由于突然变得很暗,我的眼睛出现了短暂失明的情况,闭眼过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看清了眼前的景象,血淋淋的石像,吊死鬼白森森的袍子随着凉风左右飘荡,好久没来了,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我当然对于这些东西不是很怕,冲着空气喊道:“霜姐…”安静的鬼屋里边响起了我的回声。    我摸出,借着微亮的灯光在里边找寻着,一边走一边喊,也不知她才这么一会的时间躲到哪里去了。    找了半天我也没有找到,倒是发现了一对正在亲热的情侣,那男的冲我吼道:“你他妈能不能安静点啊,声音跟杀猪的似地,别把我媳f吓着。”    带他媳f到这种地方来亲热还会害怕我吓着他们,***有a病么?不过现在没有心情和他理论,要是在平时我一定会给他两耳光。    我又接着找了许久,依旧没有找到,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在着周围。于是我开始说话:“我刚才真的不是有意的啊,别人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也不知道吗?”    “刚才那种情况我当只是想不让她吃亏,你别多想,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很讨厌呆在这种气氛下的。”    我说完后就停下来等着她的反应。    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欣喜万分,我就猜她熬不了多久,一扭头却发现居然是刚才门口买票的那个大姐:“小伙子,找你钱,我们可是正当买卖,不会多收你钱的。”    我极其郁闷的拿着钱,原以为说了这么一段真心话她就会原谅我,看来刚才她真的有点生气。    我郁闷的hu着烟,还没hu两口,旁边一只将我嘴边的烟夺了过去,随着烟卷落地,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一个人吻住了……

章节目录

姐姐的诱惑(尤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辣文合集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陨落星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陨落星辰并收藏姐姐的诱惑(尤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