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压抑得难受H(简繁)
    吃完了饭,老魏正要回自己的狗窝里睡觉去,谁知康敏敏却一把抓住了他,不让他走了:“老魏,你弄桶热水,我们上楼洗澡去吧!”

    “我回自己屋里去洗就行啦!”老魏分辩说,被师娘这样拉着,他觉得尴尬。

    “扑哧!”小蕙在一边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老魏,今晚你归我!上楼弄热水去吧,我要和你一起洗呢!”康敏敏倒是一点在乎,大大方方地说。

    “呵呵呵……!”在小蕙的笑声,老魏只好苦着脸上楼去准备热水,看来今夜又将被师娘给缠绕一夜了,自己又不得不苦练缩y功抵抗那t内的yu火升腾了!

    真苦啊!苦不堪言啊!

    老魏苦恼地感叹着,上了楼。

    一会儿,康敏敏袅袅娜娜地上了楼,老魏也已经准备好了热水,康敏敏走到老魏身前,把x脯朝老魏一挺,脖子抬起,调p地要求道:“老魏,还站着g什么呀,帮奴脱衣f呀!”

    “这个……师娘……”老魏想说不妥,可康敏敏已经拿起他的大放在了自己腰间的带子上,示意他开始解开……

    没办法,师娘的命令如山倒,老魏只好伸出大,笨拙地解开康敏敏腰间的带子,然后一件件把师娘身上的衣f脱了下来,直到一具坚挺玉润的成熟nvx的胴t站立在自己的面前,在夕y的余光发出光泽。

    病将养了这些天,康敏敏身上的p肤更加细腻水莹,ru房饱满丰润,长腿挺拔秀丽,加上前不久刚刚被男人的y精滋润过,更显得风情万千,媚h无限,那老魏本是se饿鬼,对此丽se毫无防备光采夺目地赤条条地站立在自己面前,不免有些心摇神驰,他哪能不动心呢!

    偏偏康敏敏还伸出小来,开始亲自为老魏脱衣f,这老魏的内心已经崩塌,也就只有狠命地练着缩y功,生怕自己的老二弹出来了。

    康敏敏却蹲在地板上,伸脱掉了老魏的k子,将老魏的k子扔到了一边,却并没有急着把老魏领到浴桶里去,而是双扶在了老魏的大腿上。

    “师娘……你……不要……”老魏预感到什么,急忙劝阻道。

    可是康敏敏根本不听,小嘴凑近了老魏胯间的ya丛,然后轻轻含住了老魏蚕豆似大小的y物,开始t吸起来。

    “不……不……不要……不可以的……师娘……那里脏啊……哦……哦……轻点吸啊……师娘……别那么大力啊……啊……不……不可以的……哦……哦……啊……啊……!”

    老魏实在忍不住身心的快感,只好嘴里胡言乱语起来。

    那小蕙在楼下听见,自然明白饥渴的师娘已经在开始玩弄老魏了,真不知明天老魏还能不能从师娘的床上爬起来呢?!

    康敏敏吐出老魏的蚕豆大小的y物,还有满嘴的ya,仰着小脸,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笑嘻嘻地道:“什么不可以啊?男人的这东西不就是给nv人用来吸的吗?嘻嘻……偏偏怎么也吸不大啊!”

    她噘着小嘴,多少流露出一丝失望的情绪。

    老魏何尝不明白,师娘此时所需要的,是一柄粗长的大r枪呢,那样才可以解师娘的xyu饥渴之苦!可他偏偏此时还不能露出自己的真面目,因此,虽然师娘的口吸令他脊骨皆美,可他偏偏还要缩紧自己的y物,不敢让它稍有出轨,这滋味,可真是够他受的了!

    偏偏那康敏敏这小母兽绝不甘心,偏着小脸儿钻进老魏的ya丛着,用小嘴寻着老魏的两个大r蛋开始轮番吸吮了起来,这一招真厉害,那老魏嘴里刚刚安静了些,这时又胡乱叫喊起来了:

    “哦……师娘……你轻点咬啊……要把我的r蛋咬坏啦……哦……哦……啊……啊……不要……啊……啊……轻点啊……师娘……啊……啊……!放过我吧!”

    “腿张大一点啦!”康敏敏嘴里吐出老魏的r蛋,娇嗔了他一眼,恨恨地埋怨道。

    老魏只好把两腿张大些,康敏敏把小脸儿再次钻进男人的胯下,小嘴含住一个r蛋又开始吸吮起来,老魏嘴里只好又开始胡乱喊叫起来了。

    “好啦,别喊啦,奴家不吃啦!”吃饱了的康敏敏从地板上爬了起来,牵着老魏的大,朝浴桶走去,两人一前一后地跨进浴桶,在那里面开始泡着。

    在浴桶,康敏敏自然又没有过老魏,只缠在他身上啃咬着,如同一条美人鱼一般在水翻腾,她t内那咬人的xyu,又如何肯轻易平静下来?

    洗完后两人上了床,康敏敏照旧缠在老魏的身上,在他身上不停地摩擦着撞击着。

    经验丰富的老魏自然明白,他怀的小nv人显然xyu旺盛,无法排解,稍微思考了一下,老魏便明白了:前段日子师娘被那个权教头整整玩了一天,nv人的xyu已经得到充分的开发,加上生病期间又吃了金线蟒的r,那蟒是大y之物,虽然滋补身t,但xyu却也积压在身心之,就如h河之水即将满溢,她如何能不难受呢!

    可怜的小nv人!

    老魏也不由得在心暗暗感到歉意,明明自己胯间的雄物可以拿出来完全满足师娘,偏偏形势所迫,他没法拿出来,而且自己也压抑得十分难受,这,真是造化弄人呀!

    看着康敏敏缠在他身上无奈地摩擦着,老魏心疼得伸出大,抚摸着师娘那张黑暗秀丽的小脸儿,谁知康敏敏伸握住了老魏的,把他的举到自己的唇边,然后张嘴就咬住了老魏的一只指,男人一惊,谁知,那康敏敏竟然把那指含在她的小嘴里慢慢地吸吮起来。

    看来她是多么渴望吸上一根柱形物啊!老魏心感叹着,只好伸着指任康敏敏吸吮。

    小nv人吸了一会儿,拿出男人的那根指,握着它朝自己的下身引去。

    “这个……”老魏嘀咕着,大看样子有些迟疑。

    “什么这个!奴家知道你早上帮小蕙做了,她喊得那么大声,奴家都在楼上听见了!”康敏敏一边娇嗔一边继续把老魏的指引导到她的花房前。

    “弄啊!奴家好难受的啊!”康敏敏嘟着小嘴恨恨地促说。

    繁t

    吃完了饭,老魏正要回自己的狗窝里睡觉去,谁知康敏敏却一把抓住了他,不让他走了:“老魏,你弄桶热水,我们上楼洗澡去吧!”

    “我回自己屋里去洗就行啦!”老魏分辩说,被师娘这样拉着,他觉得尴尬。

    “扑哧!”小蕙在一边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老魏,今晚你归我!上楼弄热水去吧,我要和你一起洗呢!”康敏敏倒是一点在乎,大大方方地说。

    “呵呵呵……!”在小蕙的笑声,老魏只好苦着脸上楼去准备热水,看来今夜又将被师娘给缠绕一夜了,自己又不得不苦练缩y功抵抗那t内的yu火升腾了!

    真苦啊!苦不堪言啊!

    老魏苦恼地感叹着,上了楼。

    一会儿,康敏敏嫋嫋娜娜地上了楼,老魏也已经准备好了热水,康敏敏走到老魏身前,把x脯朝老魏一挺,脖子抬起,调p地要求道:“老魏,还站着g什麽呀,帮奴脱衣f呀!”

    “这个……师娘……”老魏想说不妥,可康敏敏已经拿起他的大放在了自己腰间的带子上,示意他开始解开……

    没办法,师娘的命令如山倒,老魏只好伸出大,笨拙地解开康敏敏腰间的带子,然後一件件把师娘身上的衣f脱了下来,直到一具坚挺玉润的成熟nvx的胴t站立在自己的面前,在夕y的余光发出光泽。

    病将养了这些天,康敏敏身上的p肤更加细腻水莹,ru房饱满丰润,长腿挺拔秀丽,加上前不久刚刚被男人的y精滋润过,更显得风情万千,媚h无限,那老魏本是se饿鬼,对此丽se毫无防备光采夺目地赤条条地站立在自己面前,不免有些心摇神驰,他哪能不动心呢!

    偏偏康敏敏还伸出小来,开始亲自为老魏脱衣f,这老魏的内心已经崩塌,也就只有狠命地练着缩y功,生怕自己的老二弹出来了。

    康敏敏却蹲在地板上,伸脱掉了老魏的k子,将老魏的k子扔到了一边,却并没有急着把老魏领到浴桶里去,而是双扶在了老魏的大腿上。

    “师娘……你……不要……”老魏预感到什麽,急忙劝阻道。

    可是康敏敏根本不听,小嘴凑近了老魏胯间的ya丛,然後轻轻含住了老魏蚕豆似大小的y物,开始t吸起来。

    “不……不……不要……不可以的……师娘……那里脏啊……哦……哦……轻点吸啊……师娘……别那麽大力啊……啊……不……不可以的……哦……哦……啊……啊……!”

    老魏实在忍不住身心的快感,只好嘴里胡言乱语起来。

    那小蕙在楼下听见,自然明白饥渴的师娘已经在开始玩弄老魏了,真不知明天老魏还能不能从师娘的床上爬起来呢?!

    康敏敏吐出老魏的蚕豆大小的y物,还有满嘴的ya,仰着小脸,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笑嘻嘻地道:“什麽不可以啊?男人的这东西不就是给nv人用来吸的吗?嘻嘻……偏偏怎麽也吸不大啊!”

    她噘着小嘴,多少流露出一丝失望的情绪。

    老魏何尝不明白,师娘此时所需要的,是一柄粗长的大r枪呢,那样才可以解师娘的xyu饥渴之苦!可他偏偏此时还不能露出自己的真面目,因此,虽然师娘的口吸令他脊骨皆美,可他偏偏还要缩紧自己的y物,不敢让它稍有出轨,这滋味,可真是够他受的了!

    偏偏那康敏敏这小母兽绝不甘心,偏着小脸儿钻进老魏的ya丛着,用小嘴寻着老魏的两个大r蛋开始轮番吸吮了起来,这一招真厉害,那老魏嘴里刚刚安静了些,这时又胡乱叫喊起来了:

    “哦……师娘……你轻点咬啊……要把我的r蛋咬坏啦……哦……哦……啊……啊……不要……啊……啊……轻点啊……师娘……啊……啊……!放过我吧!”

    “腿张大一点啦!”康敏敏嘴里吐出老魏的r蛋,娇嗔了他一眼,恨恨地埋怨道。

    老魏只好把两腿张大些,康敏敏把小脸儿再次钻进男人的胯下,小嘴含住一个r蛋又开始吸吮起来,老魏嘴里只好又开始胡乱喊叫起来了。

    “好啦,别喊啦,奴家不吃啦!”吃饱了的康敏敏从地板上爬了起来,牵着老魏的大,朝浴桶走去,两人一前一後地跨进浴桶,在那里面开始泡着。

    在浴桶,康敏敏自然又没有过老魏,只缠在他身上啃咬着,如同一条美人鱼一般在水翻腾,她t内那咬人的xyu,又如何肯轻易平静下来?

    洗完後两人上了床,康敏敏照旧缠在老魏的身上,在他身上不停地摩擦着撞击着。

    经验丰富的老魏自然明白,他怀的小nv人显然xyu旺盛,无法排解,稍微思考了一下,老魏便明白了:前段日子师娘被那个权教头整整玩了一天,nv人的xyu已经得到充分的开发,加上生病期间又吃了金线蟒的r,那蟒是大y之物,虽然滋补身t,但xyu却也积压在身心之,就如h河之水即将满溢,她如何能不难受呢!

    可怜的小nv人!

    老魏也不由得在心暗暗感到歉意,明明自己胯间的雄物可以拿出来完全满足师娘,偏偏形势所迫,他没法拿出来,而且自己也压抑得十分难受,这,真是造化弄人呀!

    看着康敏敏缠在他身上无奈地摩擦着,老魏心疼得伸出大,抚摸着师娘那张黑暗秀丽的小脸儿,谁知康敏敏伸握住了老魏的,把他的举到自己的唇边,然後张嘴就咬住了老魏的一只指,男人一惊,谁知,那康敏敏竟然把那指含在她的小嘴里慢慢地吸吮起来。

    看来她是多麽渴望吸上一根柱形物啊!老魏心感叹着,只好伸着指任康敏敏吸吮。

    小nv人吸了一会儿,拿出男人的那根指,握着它朝自己的下身引去。

    “这个……”老魏嘀咕着,大看样子有些迟疑。

    “什麽这个!奴家知道你早上帮小蕙做了,她喊得那麽大声,奴家都在楼上听见了!”康敏敏一边娇嗔一边继续把老魏的指引导到她的花房前。

    “弄啊!奴家好难受的啊!”康敏敏嘟着小嘴恨恨地促说。